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这是建筑师所犯下的最大罪行”

2019-08-16 点击:1689

我想在2天前分享这个世界。在许多人看来,建筑师往往既具有创造性又具有技术性。但是,建筑师也可能犯下罪行。在华盛顿特区的Hirschhorn博物馆,一个名为“证据室”的设备艺术展正在进行中。image.php?url=0MqFUDoGcq“证据室”安装展厅内部(金月磊摄)走进这个白色的展厅,就像来到建筑模型和化石标本馆。展厅最引人注目的元素是三个全尺寸的复制品:一个气室门,一个舱口墙和顶部的梯子,以及一个网状气柱,重现纳粹占领波兰的奥斯威戈。辛集中营的“特殊”建筑。气室的门已被修改以从外部调节铰链,使得护罩可以更有效地找到身体。在外侧有一个门闩,一个手柄和一个窥视孔。在窥视孔的帮助下,守卫可以从内部观察快速死亡的过程。当门被打开时,墙壁和门上堆积了多达2,000具尸体,其上有最强壮的成年人,孩子们被压在下面。在囚犯一侧,在窥视孔周围放置一根网线,以防止囚犯试图打破玻璃并逃脱。顶部舱口壁和梯子设计成允许护罩将致命的Zyklon B气体毒物放入气室。纳粹守卫爬上梯子,将一个装有QiClone 上,沿着柱子下降到气室。 15分钟后,毒气挥发,2000名被拘留在毒气室内的受害者死亡。杀死此人后,篮子将从柱子上升,剩余的毒气将被处理掉。该列系统提高了查杀的速度和效率。在1945年的冬天,随着纳粹的逐渐失败,党卫军领导人海因里希希姆莱命令他的部队轰炸奥斯威辛气室和火葬场。在完全放弃奥斯威辛集中营之前,纳粹竭尽所能迅速摧毁和摧毁他们的危害人类罪的证据。集中营内没有关于气室的文件。1993年,埃默里大学教授Deborah Lippstadt出版了这本书《否认大屠杀:对真相和记忆的日益侵犯》。她认为,大多数高调否认大屠杀的人都是反犹太主义和二流伪历史学家。她在书中提到了英国历史学家大卫欧文。三年后,欧文起诉利普施塔特和她的出版商企鹅亵渎,指责他失去了作为合法历史学家的声誉。欧文的一个主要论点是,奥斯威辛集中营没有大规模灭绝气室,也没有其他死亡集中营。他说,毒气室和集中营对犹太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骗局。从物流和建筑的角度来看,这种高伤亡是不可能的。他声称气室只是喷洒杀虫剂的地方。为了成功地为利普施塔特辩护,她的法律团队必须提供确凿的证据证明大屠杀确实发生了。幸运的是,纳粹未能掩盖他们的罪行。多年来,独立调查人员一直在策划各种关于大屠杀的照片,材料和证据,以支持证人的证词,从而明确解释种族灭绝。历史学家罗伯特简范佩尔特在这起案件中作证。在他的书《奥斯维辛的案例:欧文审判的证据》中,他提供了大量证据,包括相关的信件和材料,向公众展示这些建筑物的杀人机器。 Evidence Room装置最初是为2016年第15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而设计的,由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建筑学院的团队设计和建造。该展览的设计基于Irving诉Lippstadt和Penguin案件中的建筑物。 “证据室”展厅两侧的墙壁上覆盖着白色石膏浮雕,主要根据照片,设计图纸,信件和其他文件在试验期间制作。原始历史资料得到恢复,可用于驳斥欧文的主张。奥斯威辛集中营没有气室。展览将持续到9月8日。这个装置最初在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上亮相,所以它应该属于建筑艺术类别。在我看来,设计团队在这里安排“证据室”的初衷是告诉人们:这是关于纳粹大屠杀,但远不止于此。 “这是建筑师犯下的最大罪行” - 展览馆入口处墙上展览的介绍。收集报告投诉

陕西生活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ktfilters.com 技术支持:陕西生活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