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考入事业单位3年多 只上了3个月的班 领了4000元的工资

2019-07-29 点击:753

余江入院三年多后,只上了三个月的课,收到了4000元的工资。

2016年2月,毕业于南昌大学平面设计专业的余江被上饶文化广播电影电视新闻出版局(以下简称“上饶文广新局”)下属录取。第二次笔试和第一次面试结果。该机构的文化产业办公室被聘为研究员。

在被借到局3个月后,于江被通知回原文化产业办公室,但文化产业办公室给了他一份“没有收入,没有收入,没有工资”的通知。 “这已经三年多了。自2016年5月起,余江没有回到原单位上班,也没有领到任何薪水。

今年6月1日,于江向12345上饶市长热线反映了这一情况。一段时间后,他收到了一份书面答复:“2016年2月,余江被招聘并被聘为上饶文化产业办公室的自营企业专业技术人员。正如宣布时宣布的那样,本市文化产业办公室的招聘工作是为自营业务做好准备;招聘前,市文化创新局和余江的工作人员确认了筹备工作的性质。余江充分意识到,如果单位没有资金来源,不能发工资。同意申请入学。“

2016年2月,当余江在文光新局人事办公室任职时,工作人员向文化产业办公室的一名女孩签署了“协议”,并让他们来到这里。协议末尾的空白页面上写着:“如果单位有钱,它将被支付,如果没有钱,则不会支付”。

那时,俞江有些疑惑。他问对方是否签署此类协议会对未来产生(负面)影响,而另一方则表示不会产生影响。看到工作人员回答这个问题,办公室里有更多人申请这份工作。在另一方的催促下,于江写下了这句话并签了字。

“当时,我也怀疑该单位的财务状况,但当我认为该单位无力支付工资,而另一方仍然是一个公共机构时,我并没有多想,我签了名。”于江说。

“没有创收能力。你为什么要公开招募?”于江不明白。

2016年夏天,于江向文化产业办公室负责人提问。另一方解释说,该单位最初被转换为一个全额资助的机构,所以我不想浪费这两个准备。被取消了。另一方安抚了余江并表示,经过几个月的等待,该部门将让他在重组后重返工作岗位。

于江认为,他已经进入岗位并且无辜地工作。差不多半年过去了,该部门没有告诉他他的工作或付钱给他。于江再次打电话询问,对方仍然回答?怠案玫ノ蝗晕锤母铩薄?

2017年,余江第三次致电该负责人。另一方告诉他,该单位已经重新命名和更改,但人员配置基于“旧方法和新方法”,即2016年10月之前加入公司的原始工作人员。准备工作的性质保持不变,新员工将在2016年10月之后遵守完整的拨款要求。

7月8日,上饶市成立委员会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和中国青年网记者,2016年10月,“文化产业办公室”更名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最初的性质是自立机构已经改为全额资助机构。

虽然单位的性质发生了变化,但余江编制的性质仍然是自立的。于江问负责人:“这是否等于以伪装的方式解雇我?”另一方回答:“根本没有。”

于江说,他后来多次打电话询问,对方的回答总是“我什么也做不了”。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致电上饶劳动人事争议仲裁法庭办公室进行咨询。一名工作人员说:“我们正在处理劳资纠纷。进入工作岗位后如何安排是公共机构管理的问题。争议只能被视为人事争议。我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2018年,于江发现上饶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管理科(以下简称“人民和社会保障局”)的情况,希望能解决他的工作问题。工作人员回答说:“我们只负责招聘,并且已经分配给您。如果您在工作,您应该找到您的主管。”

于江立即询问了上饶光翔局的监督单位。该局的一位领导说,于江的准备工作的性质是自我支持,他们没有办法。

“由于监督单位说这是编译问题,我去找编辑。”于江认为,该单位没有产生收入,在合并编制时,两个准备工作应该取消或重组。但是,上饶市企业委员会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他们只负责汇编或合并。至于准备工作,他们无法管理。

无奈之下,于江还拨通了上饶文光新局领导的电话。另一方回答说:“你必须随时去上班,但你必须自己赚取工资。在局里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于江一直无法记住他拨打过多少电话以及他搜查了多少个部门。于江说,在过去三年的捍卫权利中,“我无能为力”是他最常听到的答案。

“在最初的招聘公告中,文化产业办公室没有主动解释该单位无力支付或没有产生收入。如果有这样的信息,我相信没有人会申请这个单位。”于江反复强调,既然单位招聘人员默认情况下,你就有能力创收。

记者就此采访了上饶市人社局事业单位管理科。该科的一位陈姓科长表示,人社局已将该问题反馈给上饶文广新局,但对方迄今为止还未出具书面解释。

陈姓科长说,人事部门的主要职责是根据编制部门提供的编制和用人单位的工作需要,对它进行监督指导,而单位是否需要招人,是根据各个单位的实际需求决定的。“文广新局招人时给我们打了报告,当时的招聘理由报告里写得很清楚, '因工作需要,需要这些人才',我们才允许它招聘”。

“大型招聘季,几百个单位同时招聘,如果每个单位我们都要去了解它到底需要什么人的话,不现实。”这位科长强调,用人单位需要招哪些人,是经过党组成员或领导班子集体研究决定的,单位肯定要负责任。他表示,类似的情况以前也有,但不普遍。

几天前,上饶市人社局事业单位管理科和上饶文广新局再次进行沟通,对方表示一定尽快将事情调查清楚,提出处理意见。

每每想起自己悬而未决的工作,余江就很泄气。3年来,他也找过其他工作,但由于入职时已将人事档案转至上饶文广新局(现已更名为“上饶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旅游局“记者注”,他无法和其他用人单位和企业签劳动合同,只能辗转于几家小型私企,且每份工作都只维持了半年左右。家人则埋怨他“大学毕业到现在连个正式工作都没有”。

在余江看来,县城里的男性想要养家糊口,考事业单位和公务员是最好的出路。在父辈眼中,只有体制内的工作才称得上体面的工作。

XXIn 2015, when Shangrao City's public institutions were openly recruited, Yu Jiang was limited by professions, and considering that the competitive pressure of self-supporting institutions was small, they did not apply for full funding.

Yu Jiang said that several of his friends are working in self-supporting institutions. The unit has a high income. The monthly salary is more than 10,000 yuan. The unit has a low income. The monthly salary is also three or four thousand yuan. The treatment is not bad, and there is no There have been cases of recruiting people, not allowing them to go to work and not paying wages. (Required by the interviewee, Yu Jiang is a pseudonym) (trainee Chen Zhuoqiong)

xx

日期归档
陕西生活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ktfilters.com 技术支持:陕西生活门户网 | 网站地图